武汉博士德生物工程有限公司

http://boster.biomart.cn

商家诚信度:
成立时间:1993年
入驻丁香通年限:8年
商家等级:金牌客户
产品信息完整度:34%
公司新闻

假冒伪劣抗体、ELISA试剂盒的危害

发布时间:2016-02-16 14:58 |  点击次数:

武汉博士德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专注于生命科学和生物技术研究的高科技生物公司,董事长夏一方,武汉同济医科大学博士。博士德自1993年成立以来,主要为全球各大知名院校、医院、生物科研院所等提供一流的抗体、免疫检测系统和ELISA试剂盒等产品和相关技术服务。做产品如做人,博士德始终坚持一个“德”字,一直秉承着“质量第一”的理念,全心全意为客户提供高品质的产品和优质量的服务,把“令客户满意”作为公司发展的目标。当下生物试剂品目繁多,公司鱼龙混杂,假货猖獗,以次充好现象越演愈烈,我们对此深恶痛绝、也深感痛心,博士德始终与客户站在一起坚决打假,坚持正义。

生产、销售、使用这些假货仅仅是让某些无德的“公司”能在短时间内获取了巨大的利益,能让一些打有歪心思的“科研人员”达到自己特殊的“目的”,根本不会去想这些假货产品会给市场和其他人带来的无穷后患,这些假货产品是如何能一步步走进我们的实验室的,又有那些危害呢?我们且看现在主要的ELISA试剂盒及抗体造假如何欺骗消费者和一些国内外又有那些著名的学术造假事件。

以抗体为例,目前有些公司生产的抗体为了急于推出市场赚钱,从来不检测,或检测的标准不严,客户拿到这些抗体如果能做出来结果完全是碰运气,如果做不出来,这些公司往往也很“爽快”就直接换货退货,更有一些就直接以次从好,贴牌造假,或者自己重新进行包装就号称是进口分装等,客户如果碰到了这样的抗体还比较好认定为假货产品,如组化无阳性,WB条带位置不对或者无条带,而对于ELISA试剂盒来说,就不是那么好认定真假了。如果您是专业的技术人员可以利用干扰实验和交叉实验即可辨别ELISA试剂盒是否造假(具体方法可以登录博士德官网新闻中心有详细介绍)。如果您是初次做实验或者新手就要多查阅相关信息,避免上当受骗。可以登录一些第三方的生物行业类论坛,如丁香通就有一个打假曝光台,上面有一些科研人员及经销商是如何被骗的过程,可以接受投诉并且举报那些假冒的公司。

也可以上百度直接搜索“ELISA打假”,就可以大概知道那些公司是造假的以及运用那些手段如何造假的。

 科学研究是讲究严谨和客观性的,使用这些假货本身就是对科学的亵渎,而且这种不正之风要是用在学术研究上就更是错上加错了。如国内史上最牛连环抄袭门事件,檀某等97年发表的论文,十几年遭到16个单位25人抄袭,抄袭率多超90%。

2000年《麻醉与镇痛学报》(Anesthesia & Analgesia)上发表了彼得·克兰克的一篇致《学报》编辑信,认为藤井善隆的数据太过完美。以2011年12月藤井善隆发表在《麻醉学报》上的最后一篇文章为截点,他已发表了超过200篇研究。但在接下来的两年中,他的学术造假行为逐渐被公之于众。最终调查表明,藤井善隆在其二十年的学术生涯中发表的文章有183篇涉及伪造数据。这使他成为目前单个作者撤回论文数量最高纪录的保持者。其也因为学术造假,已经被所供职大学解聘。

2005年底,韩国最高科学家、“克隆之父”黄禹锡的论文被揭发作假。韩国首尔大学就此组成调查委员会,并于2006年1月10日公布“黄禹锡造假事件”最终调查结果,证实黄禹锡及其科研小组除成功培育出全球首条克隆狗外,其余科研成果均系造假。黄禹锡不但被解除了教授职务,还因欺诈、挪用公款罪以及违反《生命伦理法》等,被判处有期徒刑18个月、缓期两年执行。

2008年爱荷华州立大学前助理生物医学教授韩东杓研究小组发现兔子体内产生艾滋病病毒抗体,被学术界认为是重大成果,他也因此获得美国卫生研究院1000万美元研究经费。然而2013年1月,另外一个实验室证明兔子血清中所含抗体为人类抗体。学校立即启动调查,确认韩东杓将人体免疫球蛋白G注入兔子血清伪造实验数据。2014年6月,韩东杓因伪造研究数据、提交不实报告以获得政府资助等联邦项重罪被起诉,最终获刑57个月,罚款720万美元,出狱后还要接受3年的管制。

2014年最轰动的STAP细胞学术造假事件,小保方晴子—2006/2008年早稻田大学应用化学系本科/硕士,2011年早稻田大学生命医学博士。2013年开始以30岁的年龄,被任命为日本理化学研究所(RIKEN)细胞再造实验室(Lab of Cellular Reprogramming)的研究团队负责人。2014年其在自然(Nature)杂志上同一天发表了两篇文章,指出生物细胞存在着一种简称为STAP (stimulus-triggered acquisition of pluripotency 刺激触发的万能性获得) 的现象,即可以用一小块人体组织,转化为万能细胞,然后用万能细胞重造人体器官,再植入人体,代替坏死器官和老化的人体组织,一时被誉为“日本居里夫人”。然而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的Paul Knoepfler首先提出质疑其实验的可再现性,并号召全美的各大生物实验室尝试晴子的实验,事件经过持续发酵,日本理化所认定小保方晴子在STAP细胞论文中有篡改、捏造等造假问题,其导师笹井芳树教授不堪耻辱于8月5日在紧邻RIKEN生物学中心的尖端医学研究楼中上吊身亡。日本早稻田大学于2015年11月2日宣布,正式取消小保方晴子的博士学位。

这样类似的造假事件还有很多,不管是有意的造假还是无意的使用假的试剂而获得的假数据,都是经不起推敲、经不起时间检验的,最终会害人害己!造假是一种非常恶劣的行为,必须予以严厉的制裁,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学者一旦被认定存在学术造假行为,就会受到供职单位、学界、政府和整个社会的惩戒,还要受到法律的制裁,并且情节严重的还要动用刑法。而在目前国内监管和法制制度不健全的情况下,为了能净化我们的科研环境,有一个良好、健康的学术研究氛围,打击假货就是我们每个科研工作者和相关公司应尽的责任和义务。